寫給天堂的母親

  寫給天堂的母親

  生命是一樹花,艷過方知歲月溫暖,香盡便覺天地悠長。沃野蒼穹,日月難圓思母之夢;人間陌上,山水常念相擁之緣。

  歲月的老去,曾經那些遺留的記憶擱淺。你把生命的種子培植在我的血液里,等待春暖花開。

a.jpg

  我的降生為你增添了幾份辛苦和牽掛,年輕的你不再柔情似水,多了一份做母親的責任和擔當。

  煤油燈留下我兒時最溫馨的記憶。你把我摟在懷里,數著天上的星星,伴我入眠。親吻我的額頭,陪我溫習功課,縫衣做鞋。

  你雖不會說話(母親聾啞),用肢體的語言與時光對話,每一個手勢的比畫是我成長的坐標。教我學說話,每一句都字正腔圓落地有聲;扶我學走路,每一步都剛勁穩健踏實做事本分做人。

  田間地頭,牛棚圈舍,屋前灶臺都有你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忙碌的身影。

  逢年過節,你拖著疲憊的腰板,準備一大堆油糕、軟饃等年食。整上一桌豐盛的飯菜,合家團聚,小酌幾杯,慶祝來年新歲平安,贏個好彩頭。你兩鬢的白發染盡朱顏,蒼老的面容是對歲月的考量。

  清清的風搖曳著思念的傷痛,卷走柔情留下過后的蒼涼。

  雞鳴鶴唳,杜鵑悲啼送你上路。你走的悄無聲息,不用思念,無需憂傷。寂寥陰暗的黃泉路,你不再留戀世間的喧囂。生長在弱水兩岸,絢爛緋紅的彼岸花,花開無葉,葉生無花,相念相惜卻不得相見,承受相思之苦的煎熬。

  你所有的世間因果,夢斷在奈何橋頭。忘川河上端起一碗孟婆湯,了卻紅塵中愛恨情仇。前世今生有沒有輪回,三生石上留下一滴千年的淚水,一生的等待,緲無盡頭。孟婆湯也忘不掉,母子情深的一生緣。站在望鄉臺你不再回頭,剔除所有的心結和牽掛。

  我跪在你的墳前,能陪我的是淚水,也許眼淚成了我釋放悲傷的良藥。

  那些逝去的親情,那些逝去的回憶,那些永遠不可能有來世的故事,都能低吟出最失落的曲調,在黎明前,在黑暗中。

  縹緲的思緒漫過天空,凜冽的寒風刺痛心靈。陰陽相隔,愛的無奈,痛的隱忍。天堂的母親,你還好嗎?

d.jpg

  作者侯永平

  (作者簡介:侯永平,曾用名侯國輝,洛川縣石泉人,喜歡游離在文字的長河里洗滌心靈)


(責任編輯:張娜)

標簽: 天堂的 母親

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招聘信息 友情鏈接 法律聲明 隱私保護 產品服務 聯系我們
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江苏体彩e球彩开奖果 股票发行价格公式 36选7 奖金 大唐麻将全集官网下载 中彩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大圣闹海捕鱼技巧 e球彩玩法 四川打麻将 今天上海天天4开奖 股票投资的缺点有